即时新闻
首页> 矿山调查> 浏览文章
湖南:宜章一农妇两任丈夫死于非法矿
时间:2007年06月19日 作者:黄雄 新闻来源:中国安全生产报

    非法小煤窑无视安全隐患,大肆开采矿产资源,这已不是什么新闻。不过,5月6日晚上,记者接到湖南宜章县麻田镇一个村民令人震惊的电话称:该镇政府附近有一口装殓了矿工遗体的棺材,放在烈日下曝晒,停放快10天了都还未安葬,周围已是臭气冲天。

    带着震惊和疑惑的心情, 5月8日,记者来到了让当地人谈矿色变的麻田镇斋婆冲山进行了两天的暗访。该镇上洞村数十位村民联名提交的举报材料,让记者感到十分震惊,材料中称:因宜章县有关部门执法不力,该县麻田镇斋婆冲山不少非法矿多年来进行大肆非法开采,以至事故频频发生。

遇难矿工欧阳开德的棺材还摆在马路边 黄雄 摄

矿难发生后矿工欧阳开德的家属万分悲痛 黄雄 摄

那边的非法矿发生矿难这边的非法矿照常开工 黄雄 摄

宜章县麻田镇骑田林场一带的非法煤矿数不胜数 黄雄 摄

    两任丈夫都死于非法矿

    5月8日上午,太阳十分灼热。

    驱车行驶在宜章县麻田镇的麻梅公路上,记者看到,离镇政府大门不远的路边,搭建了一个十分简易的棚子,一块浅蓝色的破布迎风起伏。棚子内,一口陈旧的棺材搭在两条凳子上,其破旧的棺盖和显得凝重的血色油漆,好像是从地下挖出的一口埋葬数百年的棺材。地上,数根散落的熏香早已没了丝丝清烟,那堆被焚烧过的冥纸灰,经风一吹,飘飞在公路凄凉的四周。 

    见到这一幕,不少过路人都侧身而过。为何死者的棺材停放在路边无人问津呢?据一位村民介绍,死者叫欧阳开德,是因为在一起煤矿的安全事故中死亡。由于合伙开矿的几个老板都已没了踪影,现在他家里又穷,其家属无钱安葬死者,所以,就一直停放在路边。

    在这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麻田镇下塘村死者的家里。

    通过对死者的老婆、死者堂兄弟等人的了解,记者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死者欧阳开德今年42岁,其哥哥欧阳秀开于1993年也是死于非法小煤窑的事故中。之后,欧阳开德便取其嫂嫂做老婆,并抚养了哥哥的三个小孩。

    今年2月,欧阳开德与同村村民欧阳任军等5人合伙出资,开采位于麻田镇斋婆冲山一个被废弃的井口。他们所开的小煤窑位于斋婆冲山的脚下。他们开采了几个月后仍没有挖到煤。

    5月4日上午9点钟左右,欧阳开德正在井里用矿车向外推矿石。他推到离井口不远处停下休息时,突然,矿车飞速地向井内掉去,猛地砸中欧阳开德,致使其右腿折断,胸部也被矿车撞出了一个洞,血流不止。事故发生后,与欧阳开德一起挖矿的其它股东们并没有及时地抢救,而是把欧阳开德放在井口边躺着后继续开挖。

    “事故发生后,我是当天上午9点钟赶到井口的,当时,他躺在地上还能说话,见他伤得很重,我伤心得也不知道如何办才好。”欧阳开德的老婆说。她说,从她到井口时9点钟,直到上午11点钟,才有人租了一台车将欧阳开德往医院送。由于拖延时间长大两个多小时,欧阳开德在路上就已死亡。

    此后,关于欧阳开德的死亡赔偿问题,死者家属及麻田镇政府及其它股东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麻田镇政府认为,用3、5万元钱处理此事,死者家属先拿1、5万元钱安葬好死者,其它的到时再想办法解决。但死者家属并不同意。

    不过,事后第三天,欧阳任军等四个股东以到外面借钱为由,离开了麻田镇,到记者发稿时仍没有踪影。

    这样,因赔偿一事未处理好,家里又没有钱,死者家属便将欧阳开德的棺材停放在麻梅公路边。

    而这里,离麻田镇政府不到500米远。

    200余家非法矿啮噬5年

    欧阳开德死后,其棺材停放在路边达10天都未处理,此事在当地被人们议论纷纷,许多人对有关人员不作为的行为感到痛恨的同时,也深深地痛恨斋婆冲山上那些非法开采的煤矿。那么,斋婆冲山上到底有多少家非法矿呢?这些非法矿到底存在哪些安全隐患?随后,在当地一知情人的的带领下,记者又驱车前往斋婆冲山进行调查。

    宜章县麻田镇上洞村位于郴州市骑田岭山脉的南端,与北湖区芙蓉乡,临武县接龙乡相交,是二县一区交界之地。据当地村民说,这里曾经群山环绕,翠竹成林,环境幽静,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从村中穿过,自然风景十分秀丽。

    在通往斋婆冲山的路上,记者看到,不时有一些无牌无照的运煤车穿梭着。接近斋婆冲山脚下时,记者发现有11个大小不一的煤坪,煤坪里堆满了从山上非法煤矿运来的煤。煤坪旁,则停着7台准备装运煤的货车。

    来到斋婆冲山的脚下,首先映于记者眼帘的是被当地村民称为老矿区的一个叫大坪的地方。“这里以前并不是什么矿区,自从1993年有了非法矿在这里开采后,人们便习惯性地叫这里为矿区了。山脚下的这些非法矿在2000年以前有一部分是有证的,但后来因安全问题被取谛了。现在,除了一家叫桥头煤矿的是合法的外,其它 的都是非法矿井。”这位知情人用手指着位于山脚下密密麻麻的非法矿向记者介绍。

    记者顺着知情人手指的方向放眼望去,看到斋婆冲山脚下散布着20多家非法小煤窑,一条条被碾 压出来的山路,在山上盘旋而上,显得泾渭分明。同时,在一些井口随处可见矿工忙碌的身影。

    来到山脚下后,记者看到,一座水库的水坝至斋婆冲山约100米内的范围,布满了数10家非法矿。这些非法矿将开挖出来的矿石向水库内填充,原本比较大的水库如今被填掉了约三分之一的面积。处于山脚下不远处的麻田镇上洞村七组则被这些非法矿包围。由于非法矿的开采,使地下水渗漏,早在几年以前,上洞村五组的几百名村民不得不搬迁到了其它地方。

    记者来到位于水库边上的一家无名的非法矿,看到几名矿工正在装煤,从矿井里面不时地传来机器的轰鸣声。据装煤的一位工人介绍,他们这是今天装的第四车了,由于矿工们还在井里面采煤,他们今天至少还装三车。记者来到矿井口,发现洞口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只是一个光秃秃的洞,像一只老虎的嘴一样张开着随时要吃人。

    “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你们不怕危险吗?”记者问两位从里面推出矿车的矿工。”“这里的煤多,不用挖多深就可以出煤,根本不要什么安全措施来保护。再说, 我们都是打工的,有钱赚就行,矿老板不采取保护措施, 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其中一个矿工说。

    当记者驱车到斋婆冲山顶时,站在斋婆冲地带的山头,放眼望去,海拔约900米的斋婆冲山上,山上山下的非法小煤窑随处可见,像一个个布丁一样很随意地订补在山上。而地上或是灌木丛中,则是一根根随意搭起的电线。

    从山脚到山顶,记者沿路粗略地数了数了,大大小小的非法矿井约有200余家。

    山上的一棵棵树木,则被砍倒丢在山上。远远看去,事个斋婆冲山的北面光秃秃的一片。

    白天伪装井口 晚上非法开采

    来到山顶,记者发现在这些小煤窑设施十分简陋,一块篷布四角用木棍撑起就是厂房,打矿的机器及小发型电机安放在隐蔽的小山洞里,还有些矿与矿之间的距离相隔不到100米。

    不过,记者对一些非法矿井近距离观察时,与山脚下的非法矿相比,发现这里的矿并没有生产,且有不少矿井的井口都被东西挡住,或是一些柴油机翻倒在地,在四周很少看见有矿工。

    是不是因为受到有关部门的治理,山上的非法矿都被关了呢?记者对此感十分的疑惑。

    “现在,非法矿主们都有对策,你们看到的都是他们做出来的假相,目的是伪装井口,应付检查。检查的来了,他们就将电线一收,篷布一扯,偃旗息鼓,检查的一走,他们就拉通电源继续开工。”这位知情的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所看到的证实了村民的说法。

    在斋婆冲山的山顶,一个无名的非法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个矿的井口在山沟里,其轨道约有300米长,沿着山壁弯弯曲曲地伸到早已修好的山路边。记者走近一看,矿里没有一个人,柴油机倒在一旁,而井口则用一个矿车挡住,井外零星地散落了一些修理工具。初一乍看,这个矿好像很久没有生产过了,不过,事实上并不如此。在山壁里的一处轨道,记者发现,不少轨道是刚用泥土填充好的。显然,这是有人在维护轨道。

    在离该矿不远的地方,另一个无名的非法矿同样是一副没有生产的样子。几根电线掉在地上,井口边的简易工棚倒了几个树桩,蛇皮布挂在一根树桩上,而木地板上则十分的脏乱。在井口,与先前记者看到不一样的是,这个矿井则是用一些烂树木堆在一起。

    记者随后又悄悄地看了几个非法矿,发现都大同小异,都是一个没有生产的样子。很显然,与其它非法矿不同的是,这里的非法善于伪装自己。

    另外,据记者了解,非法矿主们都要求矿工们上午不开工,等到中午1点钟后,矿主们都会租用无牌照的吉普车接矿工到山上来挖煤,等到第二天清晨,他们便又用车将矿工们接回家。

    记者在下山时是下午1点多钟,在路上正好碰到一辆装着数名矿工模样的人的吉普车在路上出了故障。这辆吉普没有牌照,司机正在检修。司机说,这里原本没有这些矿的,从2002年后,这里就开始有人来挖煤了。原来,这里是没有山路的,是矿老板的车子碾出来的一条山路。由于山路崎岖,且向山上盘曲数十公里,走到这里就坏了。他每天都要来两次,下午一次,第二天清早一次,都是矿老板租的,每天200元负责接送矿工们上下班。

    记者问该车旁一个矿工,太阳这么大,就来挖煤吗?

    这个矿工回答:“到山上来挖煤打工的都是这个时候上山,第二清早下山,老板们说这样安全一些。因为很多部门都是上午来检查,下午一般不会来的,如果来也会事先有人说一下。”

    非法小煤窑事故频发却为何治理不了?

    非法小煤窑的非法开采,必然会导致安全事故的发生。

    5月8至10日,记者经过多方的调查,得知在斋婆冲山上的非法小煤窑上已发生多起安全事故,且有些被当地瞒报。

    今年1月11日,斋婆冲山一家非法小煤窑发生冒顶事故,造成井下4人死亡。其中,死亡者中有一对是父子俩;

    4月7日,在一位姓史的村民开办的非法矿里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2人死亡的惨剧,两人均是该镇上洞村人;

    4月9日,在一位姓欧的非法矿里发生了一起事故,致使1人死亡。

    据记者在当地调查时,不少村民称,4月7日和9日的两起事故,均被当地瞒报。

    近几年来,国家出台多项措施对非法小煤窑进行了有力的打击,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那么,宜章县麻田镇的非法小煤窑为何如此嚣张呢?以致于在这里非法开采达5年之久?

    “麻田镇非法小煤窑的猖狂,这与当地有关部门执法不力、打击不严有关。”在暗访时,不少村民这样向记者表示。

    记者的调查证实了村民的说法。在进入斋婆冲山时,记者就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在路边不少墙上或是电线杆上,都可以发现诸如出售炸药等之类的路边广告。

    “一些部门特别是基层派出所的个别民警责任心不强,工作存在疏失和漏洞,以至未能及早发现非法储存、买卖爆炸物品的窝点和渠道。”村民向记者这样介绍,非法小煤窑炸药的来源主要有三条途径,一是通过熟人、或者在利益驱下,在公安机关开出有关证明进行购买炸药;另一途径是非法煤矿老板通过合法煤矿到公安机关开出证明;再就是通过“地下”交易进行炸药买卖。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麻田镇的非法矿为何能如此嚣张5年之久?记者采访时得知,除了非法矿顶风开采外,当地供电部门给这些非法矿非法提供电源及有关部门向这些非法矿收取费用等原因,使得这些非法矿目无法纪,非法开采这么长的时间。

    “当地政府部门对非法小煤窑的治理也采取过措施,但见效不大,治理也只是过场。因为个别部门从中谋利,他们向每个非法矿都要什么管理费,如果已挖出了好煤的矿则收2000元左右,没有挖出好煤的非法矿则收600元至1500元不等。”一位上洞村的村民说。

    麻田镇政府对此又是什么态度呢?当日,记者到麻田镇政府采访时,一位镇政府办公室姓王的工作人员对记者提出的整个斋婆冲有200多家非法矿感到十分惊讶,连说“不可能”。记者提出采访镇政府党委书记陈彩文、镇长徐昌青时,他称陈书记不在,徐镇长在外地办事去了。   

    5月12日,麻田镇政府某负责人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对于记者所调查采访中发现的非法矿的问题,基本属实。对镇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向非法矿收取罚金的问题,他向记者透露,县纪委已经对此着手调查,等调查结果出来,他们将会严肃处理。同时,对斋婆冲山存在的非法矿,他们已向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反映并提出要求。对非法矿难以根治的原因 ,他认为,斋婆冲山涉及到宜章县、临武县、北湖区,对非法矿难以形成统一治理。要想整治斋婆冲的非法矿,必须要由郴州市政府组织两县一区,拿出整治方案,才能根治非法矿的乱采乱挖。

    5月13日下午5时左右,麻田镇某负责人再次在电话中说,他于5月12日晚上电话中向记者说的内容属实,稿件在见报时希望不要署他的名字。【作者:黄雄】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山东乳山银滩海景房每平跌破一千元 冲上热搜   2023年2月5日,山东“乳山银滩海景房二手房均价跌破1000元”冲上热搜榜。10年间,这个威海偏远的海边小城一隅的房价至少跌去了一半。 【详细】

掀“提前还款”潮,购房者遭银行... | 中国房企业绩预告 37家公司共... | 胡鑫宇案发酵之际,吉林18岁高...

探访胡鑫宇遗体发现地后,记者遭警察上门盘查   在胡鑫宇消失106天后,江西省警方突然宣布这名15岁男生的尸体在学校附近的树林中被发现。有媒体记者实地探访实情时,遭当地警察上门盘查。另有媒体人公开谈论胡鑫宇案后也遭警方警告。 【详细】

失踪106天胡鑫宇案一天一个说... | 失踪106天胡鑫宇遗体找到,官... | 浙江丽水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吴守成...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